河北省阜平縣駱駝灣村:駱駝灣迎來新曙光
2019-09-18 09:44:00  來源:農民日報  作者:牟漢杰 崔現芳 陳欣瑤  
1

鄉村干部報網
微信公眾號

鄉村干部報網
官方微博

游客在駱駝灣一號院前留影。本報記者 崔現芳 攝

 

  大家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一定要想方設法盡快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習近平

  初秋的太行山區,清涼宜人。記者從河北省阜平縣城出發,驅車沿蜿蜒的柏油路西行,四十分鐘后抵達大山深處的龍泉關鎮駱駝灣村。

  從村口望去,月牙狀的村落依偎在群山腳下,嶺上時有白云飄過;一棟棟太行山居風格的新房,在綠樹掩映間錯落有致;馬路兩邊的格桑花繽紛鮮妍,村民們怡然自得地在農家樂或山邊果園、菇棚里忙活著,讓人頓生回歸田園之意。

  駱駝灣村所在的阜平縣屬革命老區,是當年晉察冀邊區政府所在地,又在燕山-太行山集中連片特困區域內。這里土地貧瘠,交通閉塞,道路狹窄崎嶇,基礎設施落后。6年前,村里常住居民以留守老人為主,村民的主要經濟來源靠種植土豆、玉米和外出務工,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

  2012年12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踏著皚皚白雪,來到海拔1500多米的駱駝灣村,走訪看望困難群眾,在這里向全國發出了脫貧攻堅的動員令——“大家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一定要想方設法盡快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勉勵干部群眾“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總書記強調,要“因地制宜、科學規劃、分類指導、因勢利導,各項扶持政策要進一步向革命老區、貧困地區傾斜,進一步堅定信心、找對路子,堅持苦干實干,推動貧困地區脫貧致富、加快發展”。

  6年多來,按照總書記指示精神,在河北省各級黨政部門與社會各界關心支持下,駱駝灣村精準施策、持續發力,立足當地資源優勢,發展優質食用菌、水果產業和農家樂、民宿等生態旅游業,曬出了亮麗的脫貧成績單:2013年建檔立卡時貧困人口189戶、447人,2018年底下降到1戶3人,貧困發生率由79.4%下降到0.5%;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的950元,增長到2018年的11239元。

  駱駝灣村已經摘掉了“窮帽子”,村莊環境和群眾精神面貌等都發生了喜人的變化。大山里許多年冷清寂寞的小村莊,終于激發出新活力、迎來了新曙光。

  精準脫貧育產業

  2012年前的駱駝灣村,全村247戶人家分布在9個自然村,最遠的距離中心村7公里山路,最小的只有4戶8口人。這里“九山半水半分田”,除了面積狹小的水澆地之外,剩下的大都是用石頭塊壘在山梁上的“薄田”,人均耕地僅1畝。主要作物為一年一收的土豆和玉米,村民平時散養點豬和雞,收入主要依靠外出打工,部分村民農閑時會上山刨些藥材補貼家用。

  “山高溝深龍泉關,亂石灘里掙錢難。脫貧致富雖然很難,但我們有信心。”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俊亮說。鎮里邀請相關專家實地考察、把脈問診,幫助村民拓寬思路、轉變發展方式:駱駝灣村天藍水綠,空氣質量非常好,這樣的環境產出來的香菇大概率是優質香菇;駱駝灣村夏天正午最高氣溫也不超過30℃,是一個天然的避暑勝地,冬天雪景優美,山泉形成的冰瀑能保持到來年3月,加上距石家莊、北京、天津等大城市不遠,有著巨大的旅游潛力。

  于是,打造鄉村生態旅游、山下發展食用菌種植、山上種植新型果樹的產業脫貧思路,就此確定。

  六七年過去,駱駝灣人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駱駝灣村南的低緩山坡上,分布著一排排罩著黑色遮陽網的食用菌大棚,共有75棟。龍泉關鎮副鎮長、駱駝灣包村干部曹建平介紹,這是由公司牽頭對200畝荒山河灘進行改造而成,采用“政府+金融+科研+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六位一體的模式,每年種植香菇117萬棒,銷售收入約600萬元,農民增收200余萬元。100余名勞動力可實現月均收入2000元。

  種植蘋果、櫻桃、藥材,也是駱駝灣村致富的新手段。采取“公司+農戶”的形式流轉土地700畝,分別種植高山蘋果、優質核桃300畝、櫻桃100畝、林下藥材300畝。果樹掛果前,承包公司給村民每年每畝地補助1000元,掛果后實行利潤五五分成。平時,村民還可到果園進行套袋、施肥、鋤草、采摘等打工掙錢,每天可獲得工資80-100元。如此農戶就有股金分紅、土地流轉租金和務工收入的三項進賬。

  駱駝灣村還依托秀美的自然風光、豐富的水資源、毗鄰天生橋景區等優勢,引導村民發展農家樂和民宿產業,激活生態旅游,吸引大量游客。村里有68戶村民與北京寒舍公司合作開辦農家院,農戶把閑置的農家院租給公司經營,戶均年增加租金收入1萬元。民宿產業帶動本村及周邊群眾90人就業,人均務工年增收達到2萬元。

  產業興旺讓駱駝灣村民揚眉吐氣,對未來美好生活充滿憧憬。

  人居環境綻新顏

  2012年那個冬天,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駱駝灣看望貧困群眾,村民唐宗秀挽著總書記的手臂、走過黃泥墻的畫面,至今讓人印象深刻。

  唐宗秀家當年破舊低矮的泥土小屋,如今已變成青磚灰瓦的新房子。這是一座太行特色新民居,6間大瓦房,小木格窗改成了保溫的雙層玻璃窗,寬敞明亮。作為駱駝灣村首批“住房改造提升戶”,2016年11月初,唐宗秀搬進新家,了卻了多年愁事。

  “要不是政府補貼,俺這輩子哪能住上新房?”今年74歲的唐宗秀老人告訴記者,新房面積90平方米,建房花費20多萬元,自家出了不到5萬元。“如今房子大了,4個成了家的閨女要回來,家里有地方住。”

  唐宗秀家的變化正是駱駝灣村容村貌發展變化的一個縮影。據了解,2013年之前,駱駝灣村大部分村民住著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土坯房,幾十年間沒人翻蓋過新房。要實現整體脫貧,改善人居環境無疑是一場硬仗。

  縣里和鄉鎮通過聘請規劃設計單位進行總體規劃,結合易地扶貧搬遷和棚戶區改造,整村推進住房改造提升工程。經過各種補貼后,村民翻修一座50平方米的新房,一般僅需自己投資2萬元左右就能完成。截至目前已為223戶村民實施改造提升工程,通過易地扶貧搬遷解決21戶的住房安全問題,全村家家都翻建了新房。

  “真正是青石瓦、小披檐、木條梁、花格窗。”曹建平自豪地向記者介紹,改造后的房屋設施齊全、功能完備,室內有廚房、衛生間,實現集中供水、供暖,村民徹底告別了背山泉水、靠木柴取暖、使用旱廁的生活。

  2013年前,駱駝灣村只有一條3.5米寬的水泥路,基礎設施非常落后。在各級黨組織和政府的扶持下,現已修通了長5.2公里、寬12米的二級路,連通382省道,大大提高了通行條件。

  村莊環境的整體提升改造也在同步進行。村內全部實現了道路硬化、街道亮化、環境綠化和安全飲水;農村電網、通訊基站、光纖寬帶實現全面升級;村里還建起幸福院、文化廣場、大戲臺、農家書屋、銀行網點和公共廁所,實現了基本公共服務設施全覆蓋。“以前村里都是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現在各方面的設施都得到了大幅提升。”駱駝灣村黨支部書記顧瑞利說。

  返鄉創業涌活力

  今年35歲的返鄉青年劉永剛,經營著村里一家農家樂和一家燒烤店。過去村里窮,他從2003年起就在北京打工,其間認識了同在北京打工的安徽姑娘翟艷玲。翟艷玲說起第一次到駱駝灣村的情景記憶猶新:早晨出發,一路3次轉車,到村時天已經黑了,“村子里破得不行,山路坎坷難行,走在街上石子硌得腳生疼。”她當時心想,將來絕不在駱駝灣定居。

  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阜平駱駝灣村考察后,劉永剛受到極大鼓舞,意識到家鄉即將發生大的變化。2013年他辭去北京的工作,回到駱駝灣創業,“那年我想著趕緊把我那個老房子翻蓋了,正好趕上2013年危房改造,政府給兩萬八千塊錢補貼,加上自己打工攢下的積蓄,蓋了10間平房,有餐廳、有住宿,開起了農家樂。”

  坐在燒烤店里,劉永剛神采奕奕:“這個店是我創業以后的第二個店,今年五一剛開張。也不用雇廚師,我自個兒都會,縣里旅游局每年都會拉我們出去培訓。夏天我做點燒烤什么的,冬天就變成火鍋了,流水高的時候一天能有3000多元。”而他的媳婦翟艷玲,安安穩穩在村里當起了老板娘。

  任二紅也是村里返鄉創業青年,20歲就到北京打工,在北京他開著兩家暖氣店。瞅準機會,2015年5月他把暖氣店轉了出去,回到了駱駝灣村。依靠政府補貼、貼息貸款等優惠政策,建起了400平方米的房屋,開起了農家樂。

  今年,任二紅把農家樂出租給一家旅游公司,租金一年4萬元。他自己騰出手來,開了個超市。“平常一天的流水是1000元左右,高的時候能到八九千。像五一那天人真多,打開的冰柜門基本上就沒有關上過,這個人打開剛拿完飲料,那個人就又去拿了。一整天啊,從早上九點多開始,一直忙到下午四點多,我和我媳婦兩人一天下來什么也沒顧上吃。”任二紅站在收銀臺前,高興地對記者說。

  隨著駱駝灣鄉村游人氣的聚集,昔日沉寂的山村熱鬧起來。很多年輕人開著汽車回來了,有的開農家院,有的開超市,有的承包了食用菌大棚種起香菇。曾經只有老人留守的村莊,因為年輕人的歸來,煥發出生機與活力,近些年全村累計有80多名年輕人回鄉創業。

  昂揚進取有精神

  “咱們的居住環境好了,生活環境也變好了。最明顯的變化是,老頭老太太的精神面貌不一樣了,村里的一個庫房門口原來有個碾子,老頭老太太冬天沒事就坐在那兒一溜兒,家長里短就這么閑聊,基本上冬天就是這么一種狀態。夏天也是,吃過午飯以后,老頭老太太就在那路邊打撲克牌。現在基本上沒有那種情況了,大家都忙得顧不上了。”任二紅跟記者分享他的觀察體驗。

  是什么讓老人們“忙得顧不上”了呢?在村“第一書記”劉華格看來,是村脫貧產業的整體開發——餐飲、民宿、零售業所提供的服務崗位,以及村保潔、綠化等公益崗位幾乎吸納了留守村中的全部剩余人口,真正實現了“人人有活干,戶戶無閑人”。

  每日從龍泉關鎮騎電動車來駱駝灣山貨土產店上班的趙海英深感變化之大:“以前沒有掙錢的地方,年輕的都出去打工了,現在好了,你們可以去村里的露天飯店‘回家吃飯’看一看,六十多歲的婦女,不論是打掃還是幫廚,都能掙錢!”在趙海英看來,駱駝灣里原本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大叔大媽們身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精神抖擻、臉上都帶上了笑容。

  的確,相比于村廣場上的小吃街,“回家吃飯”的特色不僅在于地道的家常菜,更在于“人”——從烹飪到服務,忙碌其間的大多都是彼此相識多年的老姊妹。

  記者在火爐前找到了正在烤制煎餅的72歲老人顧寶青。2012年習總書記在駱駝灣走訪的第一戶,正是唐榮斌與顧寶青夫婦的家。老人的舊居如今修舊如舊,成了駱駝灣最具紀念意義的景點之一。隨著露天飯店“回家吃飯”的開張,顧寶青主動為露天食堂提供了烙制“攤黃”等本地面食的全套炊具,也一并帶來了已漸漸“失傳”的烹飪手藝,每月領取工資2000元。顧寶青趁著烹飪間隙對記者說:“每天到這兒干活,身體好像比原來還強嘞,再也沒有這兒疼那兒疼了!”

  73歲的五保老人韓來福,年輕時給廟里畫過壁畫,前些年,他靠著每月四五百塊救濟金過日子,常常拎著壺酒,在大街小巷閑游蕩。今年他主動找到劉華格,向她要活兒干。他現在每天在村大戲臺的一角負責在草帽上寫字、賣草帽給游客。談起自己思想的轉變,韓來福老人望著煥然一新的文化廣場,感慨地說:“形勢變了,思想也要跟著變,現在,有業才算有家!”

  “隨著富民產業的興起、住房條件的改善、基礎設施的完善、旅游產業的發展,村民不僅擺脫了物質貧困,更實現了思想脫貧、精神脫貧。”阜平縣委書記劉靖說。村民由之前的“要我干”向“我要干”轉變,參與包棚種植、務工就業、發展農家樂的多了,閑暇時到文化廣場娛樂、到農家書屋學習充電的多了,鄉風文明蔚然成風。

責編:車婧
11选5拖胆拖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