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些人情宴 多些人情味
2019-11-04 09:23:00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張 洋  
1

鄉村干部報網
微信公眾號

鄉村干部報網
官方微博

  一些農村地區的天價彩禮、大操大辦之風盛行,社會廣泛關注,群眾反映強烈。推進移風易俗,培育文明新風,成為當前鄉村治理的一項重要內容。圍繞其中的有關問題,記者采訪了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

  記者:您長期關注和研究中國鄉村治理問題,對于近年來農村地區的紅白喜事及其發展變化,您有什么觀察和思考?

  呂德文:近年來,根據中央部署,各地各部門全面推行移風易俗,農村地區節儉辦事的風氣愈發濃厚,很多農民群眾之間的人情債少了,人情味濃了。與此同時,仍有一些現象和問題值得關注。比如,在一些地方,農民群眾操辦紅白喜事時,儀式上出現了變化,一些人會請來外來演出團隊甚至有惡俗、低俗的表演,有傷風化。再如,一些地方的群眾在辦理喪事時,可能會出現一些出格甚至違法的事情,依然摻雜有一些迷信活動。

  如果再仔細觀察,各地的禮金也有不同特點。比如近些年來,在我國北方一些農村地區,彩禮增長得較為明顯,男方家庭需要湊齊一大筆支出。在我國南方的一些農村地區,主要是平時的人情宴越來越多,人們隨禮的頻次越來越高,人情債讓人不堪重負。

  還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經濟社會的變遷與發展,有些村落里有經濟實力的人操辦紅白喜事時排場特別大,檔次特別高,導致本村的人都不敢隨禮了,給少了顯得不合適,多給點又沒有經濟實力。久而久之,容易出現被孤立、不合群的情況,不利于整個村落的和諧相處。

  記者:近年來,社會上屢屢曝光天價彩禮、大操大辦、鋪張浪費的新聞,背后有人情、面子的因素。請問,這些陳規陋習為何難扭轉?

  呂德文:以前,我國的農村地區天然地孕育著一種內在的社會治理機制,比如鄉賢文化、村規民約,對農民群眾有一種潛移默化的約束作用,操辦紅白喜事會有很多約定俗成的規矩和習俗。即便是農戶自主設宴辦事,也不敢太夸張太出格,不會對風土人情產生強烈的影響,否則就可能會引來全村人的輿論壓力。

  如今隨著社會的轉型發展,特別是“流動中國”、網絡信息時代的到來,農村地區內在治理機制的約束作用正在減弱。特別是對于一些常年在外務工的人員來說,他們與鄉里鄉親的來往走動,往往是因為家里還有留守人員需要照顧。一旦人情附著上了“功利”,一些不正之風就容易滋生和蔓延。

  另外,紅白喜事以前是村里辦,大家一起辦,現在是自己辦、交給市場辦,這種市場化的運作機制也容易讓一些農民群眾產生攀比、排場的心理。特別是一些紅白喜事的供應商、服務商有意識地營造市場競爭氛圍,比如開發不同類型的鞭炮、制定不同檔次的宴席套餐,甚至搞起“私人訂制”,這也會對農民群眾產生一種心理的刺激。

  記者:如今,各地各部門正在全面推行移風易俗。對于如何進一步開展好這些工作,您有什么意見建議?

  呂德文:移風易俗往往是一種不產生直接經濟價值的工作,甚至有時候由于工作方式方法的不當,容易制造出新的矛盾,影響干群關系。與此同時,移風易俗又是一項必須要做的工作,對農村地區的健康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這首先是對地方領導干部的一個考驗,是否真的下決心、下硬功夫把這件事做好。

  其次,移風易俗要注意因地制宜,不能簡單地“一刀切”“全覆蓋”。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情況,究竟是隨禮太頻繁,還是酒席的檔次太高,究竟是婚禮辦得太高調,還是喪事辦得太出格,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進而各個擊破,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合乎常理、群眾沒意見的也“一網打盡”了。

  此外,移風易俗不是一個簡單地依靠行政手段就能完成的工作,本質上是群眾工作。廣大黨員干部要學會結合群眾的需求,找準發力點,順勢而為,打開局面。

  最根本的是要建立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充分發揮村民自治的作用,充分發揮村黨組織的示范帶頭作用,充分發揮黨員、鄉賢、社會組織的力量,讓移風易俗逐漸入腦入心,讓節儉辦事成為習慣,塑造新時代農村新風貌。比如,現在很多農村地區成立了紅白理事會,這就是一個積極有益的探索。

責編:車婧
11选5拖胆拖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