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桐廬:村村走訪點"穴" 重拳打"七寸"
2019-11-27 14:41:00  來源:鄉村干部報  作者:周 妍  
1

鄉村干部報網
微信公眾號

鄉村干部報網
官方微博

  

9月26日,桐廬縣委書記方毅到城南街道喬林村召開軟弱渙散村摘帽工作座談會。 俞寧寧供圖

桐廬大奇山美景。何小華攝

 

  “讓喬林村摘掉軟弱渙散村的帽子,壓力不小。”11月份,浙江省桐廬縣的8個軟弱渙散村整頓就要進行評估驗收了,作為縣委書記方毅的包聯村,喬林村的整頓情況一直為他所牽掛。如同手機中的“常用聯系人”,喬林村近期時常被方毅“呼叫”,他不僅多次下村走訪調研,還精準出招抓落實,9月26日又一次到村里開了專題會,提要求、壓擔子。

  按照在主題教育中集中整頓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的部署,桐廬縣縣級領導帶頭抓、機關部門合力干、上下聯動統籌推,村村走訪點“穴位”,重拳整頓打“七寸”。8個軟弱渙散村哪里弱補哪里,“體檢指標”日趨向好。

  “戴帽”一把尺子,“摘帽”一個標準

  桐廬縣共有181個行政村,8月底該縣8個村被確定為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認定的標準“一把尺子”:村干部是否受過刑事處罰、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惡等問題?村里信訪矛盾是否突出?村黨組織書記是否存在不勝任不盡職等。

  桐廬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夏敏介紹,整治軟弱渙散村是桐廬縣的一項常態工作。近年來,桐廬縣每年對軟弱渙散村黨組織進行一次認定,年末考核過關才能銷號。今年初,根據浙江省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認定標準“十二條”和全縣農村基層黨組織評星定級倒排結果,有17個村被列入軟弱渙散村黨組織。8月份集中整頓以來,桐廬縣對確定的8個軟弱渙散村重拳整頓,打出了具有地方特色的“組合拳”。

  舊縣街道鴻儒村是此次認定的8個軟弱渙散村之一。原村書記因違建問題被媒體曝光后辭職,新書記張柏金工作剛上手,缺乏有效抓手。千島湖配水工程因涉及到該村,爆破作業導致農房受損,群眾意見較大,一度信訪驟增。張柏金說:“這兩年,村干部為處理受損農房賠償焦頭爛額,沒有精力推進其他工作,綜合成績在街道總是墊后。”目前,該村雖已經完成了受損農房評估,但信訪隱患還在,矛盾還沒有從根本上化解,因而戴上了軟弱渙散的“帽子”。

  在全縣摸排過程中,桐廬縣杜絕“一好遮百丑”。城南街道喬林村盡管2018年村級經營性收入達350萬元,但這次照樣被列為整頓對象。喬林村是一個城中村,外來人口多,居住擁擠,基礎設施差,信訪矛盾多,村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整村拆遷住新房。村民姚洪平因住房擁擠打過27次“12345”熱線,村民何秋良也打過10多次電話要求拆遷。第一書記童志萍說,喬林村并不是城南街道唯一的城中村,但在街道衛生“月考”中常常倒數第一。村兩委班子缺乏“疏于管理”的自我反省,總以“城中村”為由推諉責任。前兩年村里的公墓山工程出現質量問題,村書記邢偉勇因監管不力還背上了黨紀處分。

  去年集體經濟收入102萬元的橫村鎮雙溪村,也被列為軟弱渙散村。原村兩委班子成員矛盾較深,互相舉報,在村級事務上常常出現“兩個聲音”,工作推進緩慢。比如若干年前,村集體流轉農戶的11畝土地長期閑置,不能產生效益。而現任村書記程建軍2018年3月才上任,基層工作能力有待提高。

  “戴帽”有尺子,“摘帽”有標準。桐廬縣創造性地提出了軟弱渙散“摘帽”的10條標準,明確班子建設、黨建規范、群眾滿意等整頓指向,由縣委組織部會同鄉鎮(街道),組織縣“兩代表一委員”和有關職能部門進行摘帽評估。

  摸排兩輪拉網,暗訪拒絕干擾

  走起來!走起來!

  為防止不該戴帽的錯戴帽、該戴帽的不戴帽,縣委書記方毅帶頭下基層,親自抓點。8月份,所有縣級領導班子成員結合“走親連心三服務”工作,分片對181個行政村進行地毯式摸排,最終縣委常委會研究確定了8個軟弱渙散村黨組織。9月底,縣級領導班子又進行了一輪走訪調研,村村走到,復核上一輪摸排結果。

  在拉網排查過程中,桐廬縣總結了“走村五步法”。一看,看村容村貌、三務公開;二聽,聽村級運行情況;三訪,重點走訪小賣部、村級組織活動場所周邊農戶;四問,征求群眾意見建議;五談,與黨員群眾座談交流,找村黨組織書記談心談話。

  縣級領導走訪絕非走秀,堅持做到一村一清單。記者翻看了走訪登記表,上面記錄著:9月24日,縣紀委書記張啟成走訪瑤琳鎮桃源村,研判該村信訪矛盾突出,班子配備不齊,已于8月底列入軟弱渙散村黨組織。9月30日,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申屠群雄走訪桐君街道君山村,不建議將該村納入軟弱渙散村黨組織。但該村在南方四號碼頭和新農居點建設過程中遇到困難,希望相關部門出面協調……

  縣級領導走訪到底實不實?國慶長假期間,縣委書記方毅輕車簡從,不打招呼,隨機暗訪了若干村。

  “方書記是10月4日下午3點半來我家的,聊了半個小時。”瑤琳鎮皇甫村村民姜玉軍回憶起方毅入戶走訪的情景時說,“以前只在電視里看到過縣委書記,沒想到這次他到我家里來了!”

  “對村兩委班子是否滿意?生活上還有什么困難、對村里還有什么建議?”方毅入戶問得細,姜玉軍有一說一。交談中,村書記葉芳忠聞訊趕來,被方毅揮手“趕走”:“你們撤!不然群眾說話敞不開。”

  不僅不讓鄉鎮、村干部在場,“書記還囑咐我們把車停得遠遠的,和群眾交談不要攤開本子做記錄。”同行的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夏敏談起隨機暗訪感觸很深。夏敏告訴記者,那次到皇甫村背街小巷的吳有美家走訪時,方書記就坐在灶間和她聊,還針對她家的困難下了交辦單。

  整頓利劍出鞘,緊盯靶心發力

  8個軟弱渙散村確定后,整頓劍指何方?

  桐廬縣堅持一村一策,明確整改項目、整改目標、整改措施、整改時限和整改責任人,同時嚴格做到1名縣級領導班子成員聯村,1名鄉鎮領導班子成員包村,1名第一書記駐村,1個縣級機關單位結對。

  去年,城南街道喬林村村主任和1名黨總支委員辭職后,班子配備一直不齊。為了選出合適的黨總支委員,包村鄉鎮領導、第一書記對全村59名黨員一對一談心,花了一個多月時間,最終選定了有威信、能力強的方有泉作為候選人。第一書記童志萍說,一對一“私聊”雖然花的時間長,但比開大會“群聊”效果好得多,大家可以毫無顧忌地說出意中人。

  舊縣街道鴻儒村的聯系人是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申屠群雄,結對機關是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申屠群雄前陣子邀請設計專家一道走訪鴻儒村,指導景觀建設。“正巧,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毛鐵兵局長也在村里。”申屠群雄說,他隨機走訪過鴻儒村三四次,每次都碰上毛鐵兵,兩人還就開展特色主題黨日活動交流了想法。

  整治效果是好是孬,群眾眼睛雪亮。

  喬林村的公墓山工程此前出了質量問題,今年9月開始整改,目前已經完工。此前因為監管不力受到黨紀處分的村書記邢偉勇,這回長了智慧,排了監工值班表,每天都有村干部到工地上盯著。為了改善城中村的居住條件,村里配備了清潔員,建起了微型消防站,新增了兩個停車場。對于群眾呼聲很高的整村拆遷訴求,也努力宣傳解釋到位。老黨員邢昌達家12個人擠在小樓里,他清楚地知道,一味要求拆遷是不現實的,提升人居環境才是當務之急。“在這方面,要多多發揮黨員的示范帶頭作用。”

  橫村鎮雙溪村村民余有富的家就在村黨群服務中心旁邊。“現在村干部上班很準時,我坐在家門口看得一清二楚。”余有富關心村里的大小事兒。村里流轉來的11畝土地一直找不到合適項目,農戶們便在地里種上了菜。新書記程建軍上任后,通知農戶停止占地耕種。為了這事,他還和大舅子撂下狠話:“你要是繼續占地,我們一輩子沒得親戚做。”在程建軍的努力下,土地得以平整,并著手謀劃引進旅游項目。消息一出,上門要求合作的老板不少。雙溪村第一書記姚春賢是經信局的骨干,經驗豐富,他建議程建軍在選擇合作方時不光看有沒有錢,還要看有沒有方案、有沒有資質。“原來村干部沒做成的事,我看這屆班子行!”第一書記姚春賢看到了希望,余有富等村民也充滿了信心。

  

責編:車婧
11选5拖胆拖投注表